返回
首页 代孕知识
首页 >> 代孕知识

美国代孕:全国首例非法代孕而引发的抚养权纠

2019-06-11 10:31

  【案情简述】

  陈某(女)与罗某均系再婚,陈某患有不孕不育症,两人商定通过体外授精及代孕方式生育子女。为此,两人精心安排了代孕代育事宜:非法购买卵子,将罗某的精子及购买的卵子委托医疗机构进行体外授精并形成受精卵;然后,非法委托他人代孕,前后共支出约80万元。

  2011年2月,一对异卵双胞胎出生。陈某通过非法手段办理了出生医学证明,登记的生父母分别为罗某、陈某,并据此办理户籍申报。

  2014年2月7日,罗某因重症胰腺炎突然入院,两天后抢救无效死亡。此后,两个孩子随陈某共同生活。2014年12月29日,罗某的父母诉至法院,要求成为两个孩子的监护人。他们的理由是,罗某是两个孩子的生父,而陈某与他们无亲生血缘关系,且未形成法律规定的拟制血亲关系。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支持了罗某的父母的诉求。

  一审法院观点:依据最高人民法院于1991年7月8日公布的《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的复函》,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以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婚姻法的有关规定。但该规定所指向的受孕方式为人工受精,孕母应为合法婚姻关系的妻子。而本案所涉及的生育方式是代孕,目前尚未被法律认可,因此不适用于该复函。

  二审法院驳回了罗老夫妇的原审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观点:

  A、两个孩子是罗某与陈某结婚后由罗某与其他女性以代孕方式生育的子女,属于缔结婚姻关系后夫妻一方的非婚生子女。

  B、两名孩子出生后,一直随罗某、陈某夫妇共同生活近3年之久,罗某去世后又随陈某共同美国代孕:全国首例非法代孕而引发的抚养权纠生活达两年,陈某与孩子已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其权利义务适用《婚姻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

  C、作为祖父母的罗老夫妇,监护顺序在陈某之后,因此其提起监护权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同时,从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考虑,由陈某取得监护权更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若承认生物学上的父亲为代孕子女当然意义上的法律上的父亲,那么就必须澄清父亲的配偶与代孕子女之间的法律关系。因为在我国现行民事法律体系内部,婚姻家庭之内的父母子女关系主要通过自然血亲和拟制血亲两条途径形成,其中自然血亲的父母子女关系是核心,以该类型为模型而通过拟制血亲构造的父母子女关系又包括通过法定收养程序形成的养父母子女关系以及男女通过再婚而与对方配偶的亲子所形成的继父母子女关系两种。

  在继父母子女关系中,继父母是指子女对父母一方或者双方再婚配偶的称谓,继子女是指后婚配偶一方对对方配偶的子女的称谓。对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与婚外第三人之间所出之非婚生子女是否可以成为婚姻关系中另一方的继子女,尽管在学理上仍存在否定性见解,但该观点并未为被学界的主流观点所接受,也没有取得司法实践的普遍支持。

  一般来讲,于此情形下婚姻无过错方依然可以与过错方的非婚生子女形成继父母子女关系。由此表明,在本案当中,若承认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提供精子进行代孕的丈夫为由其抚养之代孕子女法律上的父亲,那么就必须承认妻子与代孕子女之间的继父母子女关系。

  综上所述,若法院承认精子提供者罗某为代孕子女法律上的父亲,那么由于罗某与陈某系夫妻关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已经与罗某的亲子因事实上的抚养教育关系而形成了被现行法所保护的可适用父母子女关系规则调整的继父母子女关系,陈某据此成为罗某之亲子法律上的母亲,当然为其第一顺位的监护人,并且陈某对继子女的监护权并不会因罗某的死亡而当然发生变化。

  本案中,罗老夫妇为代孕子女的祖父母,依据《民法通则》第16条规定,其监护资格在代孕子女法律上的母亲之后,若其无法依据《民法通则》第18条第3款撤销陈某的监护人资格,其诉讼请求就无法获美国代孕:全国首例非法代孕而引发的抚养权纠得法院支持。因此,法慈律师认为二审法院的改判更为合理合法。

  代孕妈妈
代孕中介网站 代孕妈妈 代孕费用

上一篇:发育不孕不育定义落后尽早做个发育评估

下一篇:代孕生孩子:中国明令禁止,海外暗潮涌动:商

推荐文章